欢迎访问中国民生时报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国际新闻 民生新闻
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
军事新闻 体育新闻
部委信息 政坛人物
时事观察 政策解读
法治生活 法律法规
安全生产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
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文化名人 文化产业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报料投稿 查询系统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 > 国际新闻 >

“港漂”的故事:一边被动适应 一边改变香港(图)

时间: 2018-09-23 15:58 作者:采集侠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

  本期导读

  随着中国社会结构持续而深刻的变动,“漂”已经成为现代人非常普遍的一种生活状态。曾几何时,“北漂”一词凝聚了多少在北京打拼的异乡人的喜怒哀乐;近几年来,另一个和“北漂”一样包含了特定人群复杂情绪和独特经历的词,正在互联网上悄然涌现——“港漂。”

  “港漂”主要是指在香港接受高等教育,毕业后选择留港工作的人群。2003年以前,去香港高校念书的内地学生还不多,大约一年只有数百人。他们拿着高额奖学金,在香港高校深受重视,毕业之后大多在香港获得一份体面的高薪工作。他们被称为“新香港人”——融入香港社会,以香港为家。

  2003年以后,香港批准内地自费生赴港,大批内地学生涌至香港读书。2008年,香港进一步放宽政策,开放内地毕业生留港就业。据不完全统计,2012年赴港就读的内地学生多达13000人,其中60%是自费赴港读硕士的学生。在融入香港的过程中,文化差异、竞争压力、情感困惑、社会环境等多方面的挑战,使得这些年轻人成为漂泊感很重的一个群体。于是,“新香港人”很少再被提及,取而代之的是更具有“无根”、流浪色彩的“港漂”。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地缘、语言等方面的亲近性,“港漂”一族当中广东人占了相当大一部分。近日,南方日报记者采访了几位来自广东的80后,和他们一起分享了“港漂”一族的梦想与奋斗,快乐与哀愁。

  男生 篇

  关键词:文化差异

  “一边被动适应,

  一边改变香港”

  Ken是1986年出生的广州男孩,目前在香港一家建筑公司工作。从读书到工作,今年已经是他在香港的第5个年头了。说起“漂泊感”,他坦言目前已经不强烈了,尤其是经历了最艰难的头三年之后,现在可以说是“独在异乡不是客”了。

  “一开始,特别是读书的时候,每次进出关口都不是滋味。人来人往之中,身体的撞击、闻到的不雅味道、看到的不良习惯,对我的冲击都很大。现在这种感觉已经越来越不明显了,我们都在互相影响着、改变着。”

  说起当初一起来港的朋友,Ken说“一年弃港”的最多,留下来的都是朝着“香港身份”努力的。Ken从香港大学毕业之后就一直待在香港,工作方式上他说自己已经完全“香港化”了。“内地的朋友经常和我说他们要喝酒应酬,‘人情社会’之类的我完全没有办法理解。在香港工作不会遇到这样的情况,下班之后同事之间不会有非常多的联系,很多人说这是香港人特有的冷漠,但我觉得,这只是他们待人处事的方式,他们对人还是友善的。”

  Ken的月薪已经接近3万港币,相比入行最初已经上涨了两次,在“港漂”一族中算是相当高的了,他自己也比较满意。Ken是一个乐于融合的年轻人,他喜欢观察香港人都爱干些什么,喜欢感受那些让人捉摸不透的“文化差异”。闲暇时候,他也会和香港朋友一起吃饭喝酒。他眼中的香港人,无论男女老少都特别喜欢去茶楼“叹早茶”。另外,香港人非常享受很晚吃饭这件事情,香港本地人很少去“兰桂坊”之类的地方,他们喜欢去太子、佐敦和旺角的街头小酒吧。“这些酒吧很特别,非常中西融合,里面既有西式的酒吧感,还会有中式饭菜,你能想象香港年轻人拿着高脚酒杯喝着香槟、啃凤爪这件事情么?”

  有时候Ken也会和香港朋友聊聊时下热门的电视节目。他发现,曾经作为“文化输出地”的香港,渐渐有转变成“文化输入地”的势头。例如,之前热播的综艺节目《爸爸去哪儿》,就很受香港年轻人的欢迎。“我能感受到内地和香港的角色和位置,一直在发生改变,很多‘港漂’觉得自己是在被动适应香港,其实换个角度来看,我们也在改变和影响着香港。”

  因为工作上的需要,Ken正准备考取工程师牌照,目标是获得香港居民身份证。除了香港优越的社保福利之外,Ken最大的动力是“旅行的便利”。他说:“我和女朋友都很爱旅行,成为香港居民就意味着拥有130个国家及地区免签的福利,这对于许多年轻人来说,都是很诱人的。”

  关键词:身份认同

  “工作上是香港人,

  亲友眼中是广州人”

  余南雁的“港漂”经历有着特殊的家庭渊源。他的母亲因为种种原因,没能成为香港居民,深以为憾。在广州上大学时,余南雁读的是城市规划专业,本科毕业后,他顺理成章地申请到香港大学攻读城市设计专业硕士,毕业之后供职于一家澳洲建筑设计公司的香港分部。与一般的“港漂”不同的是,余南雁还同时是一个“北漂”,因为工作关系,要在北京和香港两地飞来飞去。

  刚来到香港的余南雁,因为承载了家人的梦想和期待,内心也有一丝特殊的优越感。然而,4年之后,这种优越感逐渐消失了。“获得‘香港身份’,通常需要7年,我和身边的朋友都有一种类似坐牢的感觉,好像被困在这里不能动弹。‘港漂’朋友聚会的时候都会说,拿到身份就赶紧走了云云。这7年感觉很漫长,我们或多或少都有在这个弹丸之地虚度青春的感觉。”

  正因如此,余南雁很珍惜北京和香港两地跑的机会。对比内地和香港,他坦言更喜欢香港人的工作态度和方式。“在香港工作,人际关系相对简单,你可以当着上司的面据理力争,甚至出言不逊他们也不会怎样,工作归工作,分得很清楚,这是他们专业性的体现。”

  而在生活上,他更青睐北京的多元化。“在香港吃早餐,大家在茶餐厅看到的餐单都是一样的,咖啡、多士加煎蛋,在北京,你可以找到地道的兰州拉面、陕西肉夹馍、山东烧饼,选择会多很多。”

  这种多元化除了地缘因素,他认为更多是由香港和北京两地不同的人口构成决定的。“北漂”的人来自全国各地、各种阶层,而“港漂”的来源相对单一——大多都是接受了一定程度高等教育的专业人士,努力或被迫地融入“香港文化”。

  作为一个男生,余南雁对消费、购物并不疯狂。他还深深觉得,除了消费,香港这个城市并不能提供多样化的精神需求,繁华的背后是相对单一的价值观。“这可能和我所处的阶层和收入水平有关,我还没有办法去享受属于香港这座城市的丰富性,但以我现在的收入水平,在北京生活会有更丰富的选择,不管是物质上还是精神上。”很多“港漂”都会有一种“身份模糊”的错觉。余南雁说:“工作上,我会告诉别人,我是香港人,在朋友、家人的眼里我是广州人。在我的内心深处,我更希望自己是一个‘国际人’。”对于是否会一直留在香港,他还没有一个肯定的答案。“如果我家人和女朋友都希望我留在香港,我会继续留下来;但从我个人事业的角度来看,未来如果在其他新兴市场,例如中东甚至印尼等地方有着更好的机会,我会慎重地考虑离开香港。我觉得身份不应该是一个束缚。”

  女生 篇

  关键词:人情困惑

  “最后那一刻,我只想逃离”

(责任编辑:admin)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机构介绍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查询系统
主办:中国民生时报社 联系电话:010—32656295 66889888 邮箱:admin@dede58.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万寿路 邮编:570000
Copyright©2013 www.dede58.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民生时报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107号 技术支持:广州织梦58网络工作室
网页底部信息在 后台--模板--默认模板管理--dibu.html文件中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