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民生时报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国际新闻 民生新闻
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
军事新闻 体育新闻
部委信息 政坛人物
时事观察 政策解读
法治生活 法律法规
安全生产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
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文化名人 文化产业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报料投稿 查询系统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 > 国际新闻 >

香港舞台剧北上的最大绊脚石是语境(图)

时间: 2018-09-23 16:55 作者:采集侠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

  香港舞台剧一向活跃,无论是本土剧团的创作热情,还是舶来剧目的广受追捧。然而近十年来,随着港台与内地文化互相渗透,香港的舞台剧创作也和影视、音乐等其他文化艺术一样受到巨大影响。这不仅让香港本土剧团逐渐走向不同发展道路,甚至还形成对立与矛盾局面——比如香港导演林奕华就曾被同行批评“拿香港人的钱做戏给内地人看”。

  “北上”还是留守,成为了香港本土舞台剧导演们最直观的分歧。比如林奕华的城市三部曲与改编四大名著都选择与台湾及内地合作,高志森则巧妙利用各种香港噱头进军内地市场,就连一向坚持港式喜剧的詹瑞文也与孟京辉合作了一把京味儿的《桃色办公室》,唯有黄子华、张达明、许冠文等仍然坚持留守粤语精髓的“栋笃笑”。除上述知名导演外,香港还存在不少独立实验剧团,它们更加贴近香港民间,甚至会抛弃剧场走上旺角街头现场演绎。

  “北上”,究竟是大势所趋还是意在捞金?留守,到底是文化保育还是怯懦偏执?值得探讨。

  港戏“北上”皆因同处“小时代”

  从六年前《包法利夫人们》在内地首演到去年《贾宝玉》的全国风靡,曾经在香港以小剧场话剧起步的导演林奕华如今形成了一种与台湾及内地合作“普通话”戏剧的大巡演模式。无论是在“北上”的北京还是“北去”的台北,他都受到观众的广泛认可与喜爱。

  然而,他此举却被不少香港同行质疑为“拿香港人的钱做戏给内地人看”,甚至因此拿不到任何一个香港舞台剧奖项。对此,林奕华曾表示,他们纯粹是“羡慕嫉妒恨”。“首先我没有任何一部戏是没有在香港上演过的;其次从任何角度上讲,我们为发扬香港戏剧文化贡献的都是正能量。”

  “以地域来界定价值是狭隘的,一部作品只要在主题、语言、处理手法,尤其是精神上有一种普世价值,它就可以去很多地方。”林奕华说,自己在最近热映的电影《小时代》里看到了当年《包法利夫人们》的影子,“这两部作品没有必然关系,但有一种语境上的共通点,这是一个物质的时代;而这恰恰是《包法利夫人们》能够在内地成功演出的重要背景。”

  “‘北上’并不是一两个导演一己之力就可以实现的,它与社会历史的关联多于作为一种生存策略存在。”林奕华说,好在香港的官员是通情达理的,“他们需要有团体为香港打开这扇门。”譬如香港导演毛俊辉的舞台剧《情话紫钗》就曾直接作为“港戏北上”的典范受邀在上海世博会特别演出。

  当然,也有不少导演摆脱不了北上捞金的嫌疑。比如曾经叱咤一时的香港导演高志森,近年就专攻内地市场舞台剧制作,无论是以张国荣、陈百强和钟保罗为创作灵感的音乐剧《喝彩》,还是以张爱玲为噱头的《六月新娘》,在哗众取宠的前戏之后,都并未能取得很好口碑。不少观众反应,他仅仅就是在贩卖香港符号而已,而这必定不是香港舞台剧“北上”的长久之计。

  语境是“北上”最大绊脚石

  与林奕华的普通话演绎和毛俊辉的经典主题相比,香港导演詹瑞文的港式喜剧想要“北上”则是难得多,他面临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如何把“港式无厘头重口味”改造成南北观众皆能心领神会的笑料。

  “普通话并不只是语言,更是语境,要通过文学、电影、歌曲等方式慢慢培养。”林奕华说,自己虽然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却从十岁开始讲普通话,并且从1984年开始便与台湾戏剧圈开始合作,“有对于语境的充分了解,才能对语境有所探索。”

  在此压力下,普通话不算灵光的詹瑞文还是迈出了第一步,与内地先锋戏剧导演孟京辉联手将香港舞台票房之冠《潮性办公室》变成了《桃色办公室》——不仅将原本的粤语对白全盘普通话化,演员也全部换成内地演员,更重要的是,剧中的笑点和角色都要实现“内地化”。“比如港版中有个巴基斯坦人,内地观众恐怕很难理解这个人物,我们就将他变成现代的湖南大舌妹。”果不其然,演出时“大舌妹”成为全剧最抢眼的角色。

  “我很肯定《桃色办公室》在内地戏剧界将是一枚威力非凡的重磅炸弹。”詹瑞文对港式喜剧在内地的市场前景非常看好。在北京首演获得成功后,他甚至还在考虑在广东找演员做粤语版的詹式戏剧,以及在全国各地找当地演员做方言版的詹式戏剧。“冲破语言及地域的障碍,是我做《潮性办公室》内地版的初衷。”

  “留守”不能少了批判和反思

  与詹瑞文的“形体栋笃笑”有表演的加持不同,香港最受欢迎的“栋笃笑”表演天王黄子华、张达明和林海峰等,哪怕“粤式单口相声”讲得再出色,观众也只能局限在珠三角粤语地区——这虽是瓶颈,却也无可奈何。

  对此林奕华认为,香港有不同的导演或演员在做不同的剧种,其实是一种非常健康的现状——总得有人留守。比如由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资助的香港话剧团,在剧院排期紧张的香港,竟然有自己固定的剧场日日演出;但同时它几乎没有到过内地任何地方演出。据了解,香港话剧团由于受到较多政府资助,更多地承担的是引介经典剧目和实践探索等戏剧教育普及功能,与其他依靠市场商演的剧团性质上有所不同。

  林奕华告诉记者,香港并没有足够的场地和排期可以让每一个剧团都得到一个月或三个月的驻场商演。“一个专业团体要想得到足够的演出机会,只能‘北上’寻求更多更大的舞台;与此同时还能吸引内地观众来香港看戏,这才是活化表演团队和香港戏剧品牌的方式。”

  与这些知名团体不同,香港还有本土或地下实验剧团,他们坚持本土风格舞台剧创作,并且坚持得有些“轴”;他们似乎也愿意,就只要香港这么一小块市场,甚至只是说香港民间,抛弃剧场走上旺角街头现场演绎。

  不过林奕华也认为,坚守本土固然重要,但如果过于狭隘的话,对于推动本土文化没有好处。“我的作品并没有脱离香港,我对于香港的喜恶构成了舞台的部分,坚守本土也并不非得一定要说香港好吧?”林奕华说,“盲目狭隘的本土是有害的,因为你少了批判、少了反思,也少了去深度实践这个地方文化最好的价值的可能性。”

  香江一席谈

  林奕华:戏剧创作是一次次“归零”

  记者:从《包法利夫人们》到《贾宝玉》,你带着个人特色鲜明的戏剧作品进军内地演出市场六年收获掌声无数,心理上是否有成就感?

  林奕华:我常常认为,每做完一部戏情绪都是要“归零”的。并不是实际上的归零,因为这些年大家都开始知道“非常林奕华”在做一些改编名著或都市戏剧的尝试,内地观众也接触到他们所认知的戏剧之外的一种选择。但是,我的成就感是归零的。

  记者:这种归零来自哪些方面?

(责任编辑:admin)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机构介绍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查询系统 网站地图 |网站索引
主办:中国民生时报社 联系电话:010—32656295 66889888 邮箱:admin@dede58.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万寿路 邮编:570000
Copyright©2013